顶点小说
会员书架
首页 >历史 >蜀汉之庄稼汉 > 第1387章 请随我来

第1387章 请随我来(1 / 2)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幽州北方的草原深处,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汉人的大军了。

就算是主张对胡人强硬的田豫仍在幽州的时候,时常领兵出塞打击胡人,也没有到达现在拓跋鲜卑的地盘。

所以拓跋绰看这么多的骑兵出现,第一反应并不是认为敌人来了,而是惊叹这个季节,谁能调动这么多人,这么多马?

第二个反应就是:

莫不成外祖父想通了,亦或者是熬不过了,所以等不到积雪融化,就率领全部族人来投?

不怪他异想天开,因为这个方向,正是前往没鹿回部的方向。

在拓跋绰的认知里,除了拓跋氏和窦氏,他实在是想不出这一带的草原,还有哪个部落还能有这般浩大的声势。

不!

就算是索头部,除非是迫不得已,也不可能让族人在这种季节虐待马匹。

是的,就是虐待。

才熬过一个冬日的马匹,是非常羸弱的。

如果在这个时候如此耗费马力,对马匹是种极大的损耗。

甚至会导致接下来的整整一年,部落的马匹都会处于瘦弱状态,乃至多病,死亡。

惊疑不定中,拓跋绰下意识地让自己手底下的人做好应变的准备。

虽说大人已经几近统一了幽州以北的各个部落,但漠北的丁零人坚昆人,一直在不断越过大漠,试图从漠北进入漠南。

还有早年被汉军驱逐的西部鲜卑,大概是这些年受不了漠北的寒苦,这两年又想重新回到漠南。

他们不敢去西边,因为汉人会把他们抓去当劳力,所以只好向着东边不断迁移。

无论是从北边过来的丁零人坚昆人,还是从西边过来的西部鲜卑,自然是没有办法对拓跋鲜卑造成太大的威胁。

但这些人就像是草原上的虻虫,到处都是,一不小心就要被它们咬住吸血。

虽说多半不致命,但却是让人痒痛难忍。

而且这些虻虫不但会到处咬人吸血,它们之间也会互相撕咬吞食。

正是因为这些虻虫,导致了草原上的仇杀,一天也没有停止。

所以行走在草原上,遇到不明队伍,分不清敌我之前,第一时间就是要做好戒备。

虽然自己这边人少,但拓跋绰并不惊慌。

他相信,双方接触后,只要自己亮出自己的身份,不管是谁,都会给索头部几分面子。

自认为应对没有什么疏漏的拓跋绰,很快发现自己想错了。

因为左后方和右后方,很快也出现了骑兵的身影,正对着自己的这支队伍形成包围之势。

看到这个情况,本来还有几分淡定的拓跋绰心里就是微微一沉。

很明显,对方似乎早就发现了自己,不然的话,不可能提前在自己左右两翼有所准备。

而能做出这种反应的,只有一种可能。

那就是对面是一支军队,而且是正在行军途中的军队。

行军途中,提前派出斥侯探索。

发现自己这一行人后,就以最快的速度包抄过来。

想通了这一点,拓跋绰脸色越发地难看起来。

“三太子,我们怎么办?”

看着越逼越近的骑兵,底下的人有些按捺不住了,忍不住地开口问道。

“不要慌,不要乱动,”心里同样没底的拓跋绰强自镇定地吩咐,“对面有可能是没鹿回部。”

很快,如潮水般骑兵已经快要涌到他们面前,拓跋绰甚至可以看到对方的马匹鬃毛随风飘动。

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因为紧张所致,拓跋绰只觉得对方的战马,颇为雄壮威武。

一点也不像是这个时候的马匹。

马蹄声震耳欲聋,地面似乎都在颤抖。

拓跋绰紧紧地抓住手中的缰绳,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持镇定。

正当他心里在急速地思索着如何与对方打交道时,就看到了对方包抄上来的骑兵,已经在前方突然停下。

然后,拉开弓弩,遥遥指着自己这边。

拓跋绰甚至可以看到日头下的箭头,反射着冰冷的光。

虽然此时的天气还有些寒冷,但对方一言不发就直接掏出弓弩准备射人的举动,让拓跋绰立刻惊出一身冷汗。

“不要射箭!我们是索头部,准备前去拜访没鹿回部!”

原本还打算看看情况再说的拓跋绰,再也顾不上草原第一部族三太子的矜持,连忙高呼。

他还以为是自己这边的戒备让对方误会了,又赶快点出一名心腹:

“去,前去告知我们的身份,顺便问问他们究竟是哪一个部落?”

心腹应了一声,硬着头皮,迎着那一排闪着寒光的箭簇而去。

看着骑着瘦马的心腹越过了双方的中线,对方还没有把他射成马蜂窝,拓跋绰因为用力而发白的指关节这才略略放松了一些。

能交流就好,愿意交流就是好事。

只要对方能让自己有机会表明身份,那么无论是谁,都会看在索头部的面子上,不会太过为难自己。

毕竟如今的草原上,没有人敢轻视拓跋鲜卑。

拓跋绰在心里不断地安慰自己。

只是他环视了一下周围,发现自己这百来人已经被完全包围了,心里的那些自我安慰,却是怎么也没有办法消除自己的恐慌。

对方这种沉默的包围,给了他极大的压力。

虽然拓跋绰刻意不去多想,但对方所展现出来的精良兵器,无时不刻地提醒拓跋绰,事情似乎并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么简单。

让拓跋绰稍加安慰的是,看到自己这边派过的使者,对方很快也有一骑迎了出来。

双方交谈了一阵,对方很快又掉头回去,而拓跋绰派过去的使者,也掉转马头。

拓跋绰看到心腹甚至夹了一下马腹,让那匹瘦马开始奔跑起来。

“三太子,”心腹还没有靠近,就开始兴奋地高喊,“是没鹿回部,是没鹿回部的人!”

“嗯?!”听到心腹的叫声,拓跋绰下意识地挺起了身子,不由自主地轻夹马腹,迎了上去,“你说什么?”

心腹来到拓跋绰跟前,似乎是因为过于兴奋,连话都有磕绊,挥动了几下双手,“是窦宾大人!窦宾大人带着人,准备前去我们那里。”

“什么!”拓跋绰闻言,不禁又惊又喜,“此话当真?”

外祖父这个时候带这么多人前去自己的部落,还能有什么事?

拓跋绰一下子就想起了两族合并之事。

“小人岂敢欺骗三太子?”

心腹的话刚落,对面就响起了马蹄声。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