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会员书架
首页 >历史 >蜀汉之庄稼汉 > 第1388章 是喜事,大惊喜

第1388章 是喜事,大惊喜(2 / 2)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
“我是看在你是我外孙的份上,所以才让你有机会站在这里,若不然,从一开始你们这百来人,早就性命全无。”

听到窦宾这个话,拓跋禄官很想表现出自己的骨气。

可是当他看到自己舅舅窦速侯跃跃欲试的神情,还有堂兄秃发阗立已然按在刀柄上的手,他终究还是从心了。

因为他知道,外祖父可能会看在母亲的份上,放过自己。

但自己舅舅可不会。

更别说堂兄。

“外祖父,你莫要忘了,我的母亲,还在索头部。难道外祖父对自己女儿的性命安危都能视而不见?”

拓跋禄官只能是隐含威胁地提醒了一句,同时又看向拓跋沙漠汗:

“大兄,大人和二兄对不起你,但阿母可没有对不住你。”

“再说了,大兄虽被大人所弃,但三个侄儿,却是安然无恙,甚至大人还让我那个大侄子领大兄原有的族人。”

拓跋沙漠汗被拓跋力微所弃,默认拓跋悉鹿追杀其兄。

拓跋沙漠汗虽侥幸逃出生天,但他对自己遗留在族里的三个儿子,一直不敢抱太大的希望。

如今听到自己的儿子都尚在人世,拓跋沙漠汗脸上立刻现出激动的神色。

他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地问道:

“此话当真?”

“我岂敢骗大兄?此行我带过来的百名随从,想必已经被控制了起来。大兄只管去问,自能辨真伪。”

正所谓知子莫如父,反过来说也一样。

以拓跋禄官所了解的大人,若是知道没鹿回部之事,极有可能会迁怒阿母。

到那时,阿母只怕是要凶多吉少。

毕竟大人连大兄都能下得去手,若是阿母牵扯到灭族之事,大人未必会轻易放过阿母。

故而拓跋禄官所言,虽说未必是好心,但却是事实。

一直在注意观察帐内诸人的秃发阗立,察觉到了拓跋沙漠汗情绪不太对。

他侧头看了一下对方,眼神颇为意味深长。

似乎立刻察觉到了帐内气氛的微妙变化,只听得窦宾轻咳了一下,打断了两人之间的谈话:

“禄官,正是因为你的阿母和你的侄儿仍在索头部,所以这才是我要见你的原因啊。”

拓跋禄官一听,脸色一变:

“外祖父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窦宾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当然是让你帮我们,应该是说帮你的母亲和你那几个侄儿。”

拓跋禄官几乎要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,亦或者眼前的外祖父疯了不知所云。…。。

只见他怒极而笑:

“外祖父,我虽怕死,但亦知道身死与族灭,孰轻孰重!”

窦宾似是早就料到拓跋禄官是这个反应,他垂下眼眸,语气平淡:

“禄官,我说过,你是个聪明人,聪明人就应该知道,什么叫识时务。”

“不管你愿不愿意帮忙,索头部已经亡定了。”

“从大汉出兵的那一刻起,就亡定了,天神来了也留不住它,这是大汉将军说的。”

“更别说这个时候,你们索头部的大部分勇士都不在,这大概就是天神的旨意吧。”

拓跋禄官顿时浑身冰冷,如坠冰窟。

“区别就在于,如果你愿意帮忙,你的阿母或许就能从乱兵中逃出命来,如果你不愿意…”

窦宾顿了一下,好一会才继续说道:

“那就只能是听天由命了。”

说完,他抬起头,看向拓跋禄官,目光变得冷森起来:

“不过事后,我定会让你下去向你的阿母和那几个侄儿亲自解释一番,他们之所以殒命九泉,皆是因为你不愿意帮忙之故。”

此时此刻,窦宾不再是个苍老的老头,而是没鹿回部的首领。

他向拓跋禄官展示了一个大部落的首领应有的样子。

统领没鹿回部数十载,窦宾只是老了,他或者没有了雄心,但该有的狠心和目光,他一样不缺。

索头部会被灭族,若是自己等人心怀异心,难道没鹿回部就不会被灭族吗?

让别人灭族还是让自己灭族,一个部族重要还是一个女儿重要,窦宾就是再糊涂,他也分得清。

拓跋禄官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。

草原上的春日,一旦露出了苗头,就会加快步伐,很快就要降临人间。

只是拓跋力微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,希望天气晚些转暖。

望着越来越多的冰棱子露了出来,甚至有些地方已经隐隐看到了黑灰色的泥土地,这让拓跋力微不由有些忧虑起来。

“阿绰应该快到南夏边塞了吧?”

只有到达南夏境内,南下的勇士和战马才能得到补给。

事实上,这一次出兵,其实是冒了风险,而且风险还不小。

甚至可以说是带了赌的成份。

如果司马懿不按约定供给粮草,那么南下的勇士就算是没有被饿死,战马也会瘦死累死。

这么一来,拓跋鲜卑只怕就要元气大伤,没有个年不能恢复。

拓跋力微望着南边,眉宇间有愁绪凝而不散,他叹气道:

“汉国强大,若非不得已,吾实是不欲与之为敌啊!”

拓跋鲜卑本就是小种,他从大兄手中抢到了首领之位,种族又经历了一次分裂,不得已依附没鹿回部,这才得以求活。

拼了命使尽了手段,这才为族人寻得一块休养之地。

小心经营了这么多年,又才有了这般家业。…。。

真要因为这一次的冒险而导致元气大伤,拓跋力微肯定会心疼不已。

如影子般跟在他身边的黑衣执事,闻言开口道:

“可寒所言,足见悲悯族人之心。奈何季汉有心复两汉之威,观之历来行事,无论胡夷,皆难逃其手。”

“更复有那冯瘟神,乃是厉鬼转世,以血肉为食,喜行屠戮之事,南之蛮夷,西之羌胡,无有幸免。”

“更别说草原上,从西部鲜卑诸部大人,至中部大人轲比能,无不遭毒手。可寒非是与之为敌,乃是自保耳。”

拓跋力微点头:

“执事所言甚是啊!”

他的目光,又转向西边:

“如今草原上能为倚仗者,唯有没鹿回部了,只希望我那位外舅,能早些看清局势,能早日答应并族,莫要再拖延。”

草原地邪,刚刚提起没鹿回部,只见突有一骑向着这边奔来:

“可寒,可寒,四少族长带着人回来了!”

拓跋力微闻言,先是一喜,忽又一惊:

“吾估算他就是再快,也不过刚到没鹿回部,怎么会这个时候回来?莫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,这才半途而归?”

黑衣执事同样是眉头一皱,开口问道:

“少族长人呢?”

“尚在二十里外,四少族长回来时遇到了族里的人,让人先行回来报信。”

拓跋力微连忙问道:“那他可还有什么话让人带过来?”

“四少族长说,是喜事,天大的惊喜!”

(本章完)

请:2ddyueshu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